FC2ブログ
[2009/04/07/Tue] Before I Speak, Before U Refuse

上周五狐狸问我在么,然后问丢的那篇文是不是叫Before I Speak……我说是。于是这该死的文就这么简单找回来了……这篇夹在《爱丽斯与阿司匹林仙境》与《二十四小时的木马幻影》之间的小说,写给那年十七岁的小雨,我很后悔的是用了英文标题,导致老子死活搜不出来,有四个不要脸的字是我本低调,活该我不备份好。那天给小雨留言时他说有打印稿,我说不着急;但既然已经拿回了电子稿,那么放出来备份。从头看到尾,发现太多地方太幼稚,但我还是很喜欢这一篇,应该是说喜欢写这篇的那个我在那时候所投放的情绪。这是到目前老子主观情绪介入最多的一篇,老子很绝望的,然后在一年后的《木马幻影》里就克制到冷若冰川了!老子要写新小说的!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| 18:01 | [處男地]小說祭 | 全文 | 評論:2 |


[2008/08/29/Fri] 二十四小時的木馬幻影,下


| 18:16 | [處男地]小說祭 | 全文 | 評論:0 |


[2008/08/29/Fri] 二十四小時的木馬幻影,上


| 18:13 | [處男地]小說祭 | 全文 | 評論:0 |


[2007/12/20/Thu] 井底之猴 [賀文 to kik]

首先向可亲可爱的kik鞠躬道歉,拖了两个月的生日贺文现在呈上。

撇开我对SD的后发花痴热情,还有一点就是,俺不适合写同人(宽面条泪)。再除开之前写的怪异的百鬼同人,这一篇应该是……老子的同人处男作。然而事实是灰色的,我很直接地警告kik,替换名字就与SD无任何关系。我对不起你,花花小猴子,我扭曲了你纯洁无垢的形象!不要紧,我是很爱三井寿的,寿受主义去死!对于没有任何情节美感的我而言,填完坑没有异味已经很知足了。——不伦不类,短短四个字,将我的生平、体貌及文字艺术风格阐述殆尽。

关于CP攻受配对,请把鄙视投我一票谢谢。

(怨念一下,为什么会拖两个月!你太懒惰了!……弱弱地,其实我是开头写得自我感觉太良好了,于是……于是接不下去。请无视这头该死的牛,by_kik。)

最后我选择在今天写完/发出这篇文,更主要的是今天是小村村的生日。好,再来致歉一下,不过以我对你的爱意以后定会再献上厚礼的(羞)。如果不是因为村树,我也不会认识kik殿下。最后的最后告白语,你们俩,我都爱!

——死牛,退下。

kik_071025.jpg


井 底 之 猴
——kik生日快乐&圣诞快乐

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

就是能令你血液倒流不得好死的振奋人心的口号,一字一顿,用尽气力撕破嗓门原来喷薄而出的竟与快感无关,汗水沿着嘴唇上的细缝渗下,咸的是舌,甜的是那颗白痴门牙,五个字,就好比现在的队形与人头一个萝卜一个坑,蹲在坑里的不甘寂寞的我们,肩膀耸动,有什么了不起的:

“我们很强大!”

教练则留下万古不变的憨厚背身,画外音害羞地插入,“很好。”

哨音响起,摩擦音满地滑滚,就好像那天晚上的偷窥幽灵一般被碾在脚下,看你犯贱不息作秀至死,看你自大逞强却只能蹦上跳下连个水果篮也端不稳,鞋带被踩,热吻结束,哔——哔你个头,有本事给老子举张红牌。球场上拧成一团,按教练的话来说,很好。肥大的麻花,给谁戴呢。

顺着椅子呈完美四十五度斜坐着,其实赖在地板上更清凉。忧伤个屁,搭在肩上的手并不熟悉,在这种时候任何热度都能轻易烧熔皮肤,要不想血液逆流还是请你把手拿开。经理移开手,顺便递来了可乐。

在场外观看,仿若戴着立体眼镜观看某部动作大片,只是那并不是你的一球成名咔嚓定格,也不是左呼右喊的友谊联动大会,在离终场还有二十五秒的那刻,这滴不得不以硕大来形容的汗珠从你鼻尖滑落,擦着上唇,坠向光滑的地板。

啪——


| 18:44 | [處男地]小說祭 | 全文 | 評論:3 |


| 首頁 |

彼得虚空

火山戀人

丁哲久
Author:丁哲久
lovelessist

個人喜好淺薄見諒
鎖閉少年排他主義
本站作品禁轉禁改
御用留言本之耳裂

水泥花園

萬有引力

舊地重遊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幻想 列車
2007-2010